股市资金杠杆 腰斩了,酒鬼酒

28.30亿元营业收入、5.48亿元归母净利润。这,是酒鬼酒交出的2023年股市资金杠杆度成绩单。 这个盈利能力,放在整个A股,堪称优秀。如果与A股白酒同行比,却只能算行业“差生”。在A股同行业绩普遍增长的情况下,酒鬼酒营收大幅下滑,归母净利润几近腰斩,拖了行业后腿。 尽管,公司已提出各种新战略,试图重回增长轨道,但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利润依旧双双大幅下降。 投资者显然对酒鬼酒信心不足。公司股价继2023年累计下跌46%之后,今年短短4个月,继续大跌超过28%。 业绩近腰斩 2023年,各行各业都...


28.30亿元营业收入、5.48亿元归母净利润。这,是酒鬼酒交出的2023年股市资金杠杆度成绩单。

这个盈利能力,放在整个A股,堪称优秀。如果与A股白酒同行比,却只能算行业“差生”。在A股同行业绩普遍增长的情况下,酒鬼酒营收大幅下滑,归母净利润几近腰斩,拖了行业后腿。

尽管,公司已提出各种新战略,试图重回增长轨道,但今年一季度营收和利润依旧双双大幅下降。

投资者显然对酒鬼酒信心不足。公司股价继2023年累计下跌46%之后,今年短短4个月,继续大跌超过28%。

业绩近腰斩

2023年,各行各业都不容易,白酒也不例外。库存高企、价格倒挂,企业喊苦,经销商哭穷,似乎一夜之间,“酒蒙子”们都消失不见了。

据机构数据,2023年,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酿酒总量449.2万千升,同比下滑2.8%;行业整体实现酿酒总产量629万千升,同比下降5.1%;实现销售收入7563亿元,同比增长9.7%;实现利润总额2328亿元,同比增长7.5%。

这么来看,白酒企业的日子似乎也没有它们叫嚷的那么难。只是,行业进入调整期,增速总体在放缓,进入存量竞争时代,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,营收和利润正在加速向头部企业聚集。

随着A股白酒企业2023年成绩单的陆续披露,行业竞争的残酷性暴露无遗。头部白酒企业依旧保持较为强劲的增长,贵州茅台、五粮液、山西汾酒、泸州老窖等巨头,在高基数的基础上,仍实现了双位数的高增长。

当同行们举杯相庆之时,姗姗来迟的酒鬼酒(000799.SZ),只能强颜欢笑。

2023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.30亿元,同比下滑30.14%;归母净利润5.48亿元,同比下滑47.77%。全年,公司销售酒类产品9882千升,比上年同期少卖了5031千升。

酒鬼酒的核心产品为酒鬼系列和内参系列,前者以次高端的定位走量,后者专注高端实现利润。2023年,两大系列收入全面下滑,分别下降了27.45%和38.21%。

在白酒消费降级的大背景下,舍得酒业、山西汾酒等,通过中低端产品,提振了业绩。但酒鬼酒旗下的湘泉系列收入不升反降,从2022年的2.21亿元大降至2023年的0.71亿元。

去年10月,在接受投资者调研时,酒鬼酒方面表示,“今年公司没给经销商压力,让经销商最大化去库存,信心得以恢复。”

这难道是公司全年业绩大降的原因?经销商们是否直接感受到了来自公司方面的温暖呢?

新战略暂未见效

去年,酒鬼酒的发展,几乎没有让任何一方感到满意。“业绩拉胯”、“压货炒作”、“库存高企”、“管理层不作为”等骂声不绝于耳。

外界这样恶评酒鬼酒是有原因的。毕竟,2022年,公司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突破40亿元和10亿元,看似形势一片喜人。突然,就被兜头泼下了一盆冰水。

事实上,酒鬼酒的颓势,从2022年Q2就已体现出来了,并一直延续至今。对此,公司总经理郑轶曾进行过较为坦诚的分析。

在他看来,公司过去几年的高增长,是“依托酒鬼品牌自身的全国化经营,在结构繁荣高端化机遇下得到全国化快速布局的成果”,但这种动能在2022年下半年突然失效。

在势头正盛之时,酒鬼酒还曾喊出过百亿目标,如今看来,已不切实际。大股东中粮方面给了酒鬼酒一个更加清晰的定位——具有差异化竞争优势的“精品酒企”。

定位改变,酒鬼酒的市场策略也随之而变。

在年报中,公司不再提“深度全国化”,取而代之的是,湖南“省内大本营建粮仓、省外样板市树信心”策略。

产品层面,聚焦核心大单品,重点打造52度内参酒和红坛酒鬼酒两大单品。

渠道方面,进一步扩大经销商覆盖面,2023年累计签约经销商1774家,比年初增加188家。

不过,从今年的开局来看,新的战略和举措,暂未见效。Q1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.94亿元、归母净利润7338万元,分别同比下滑48.80%和75.56%。

命运多舛

酒鬼酒产自湘西,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,加之较为复杂的“13526”酿酒工艺,造就了它独有的馥郁香。

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,酒鬼酒曾是中国高端白酒的扛旗者。上世纪90年代,酒鬼的价格比茅台还高。

鬼酒鬼也是一家命运多舛的酒企。

早在1997年,酒鬼酒就作为第一批上市白酒企业登上了深交所,率先完成了资本化。次年,五粮液才上市,贵州茅台登陆资本市场已是2001年。

凭借高端产品的成功,酒鬼酒的盈利能力一度稳居行业头部。1998年,公司的归母净利润就已接近2亿元,仅次于五粮液,高于贵州茅台。

然而,酒鬼酒未能利用好自己的先发优势,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。2002年,公司居然录得亏损。

这时,湘西国资萌生退意。次年,控股股东湘泉集团将所持上市公司大部分股权转让给成功控股,自然人刘虹变身实控人。

新官上任三把火。刘虹入主后,上市公司曾短暂回春,但旋即跌入更深的谷底。酒鬼酒危如累卵之际,刘虹伸出魔手,将上市公司变成了自己的提款机,导致巨额资金被占用。

随着成功控股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被折价抵偿、拍卖、转让,酒鬼酒在2006年迎来中皇有限这一新的主人。中皇有限背后站着中国糖业酒类集团和港资皇权集团,实力强劲。

有了强力股东撑腰,又喜逢白酒行业的大周期,酒鬼酒全面恢复,驶入发展的快车道。

未曾想,“塑化剂”事件突然降临,酒鬼酒在2013年再度业绩垮塌,元气大伤。

千钧一发之际,中粮曲线入主,帮助酒鬼酒稳住了局面。

在中粮的鼎力支持下,酒鬼酒踩中上一轮白酒全国化和高端化的风口,一举登顶。可当新一轮白酒调整期降临,又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2023年,酒鬼酒股价以接近46%的跌幅,领跌A股白酒板块。今年以来,公司股价继续大幅下跌,年内跌幅已超过28%。



相关资讯